望着无尽虚空,脑海中不断闪现着三种不同的记忆,终于,夜风闭上眼睛,长出一口气,将体内仍然有些冲撞不止、狂暴不休的能量慢慢的调解着,有条不紊的梳理着脑海中的记忆,将其收归为己有。

就这么短的一段时间,便吸收了两位同为本道境界强者的灵魂能量,有承载了他们漫长岁月的记忆,对于夜风来说,负担还是有些大了。

并且,夜魔消失后,他总感觉似乎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像是少了什么一般让人感到不适应。

他晃了晃脑袋,良久之后,天息丹药的力量缓缓消失,他也从那一张石床上,站了起来,抬起手掌,握住拳头。

“现在,也到了反击的时候了……血族、血猎者一族的因果……神兽、上古世纪的因果……”

夜风低低的喃喃着,将自己的目标一一罗列出来。

不管是在‘夜风’的记忆中,还是在焰的记忆中,他们都为自己留下了信息。

想要真正的使自己快速成长起来,不畏天道,洗礼自身,突破混沌境界,最快捷的方法,就是收归天地因果之力为己用,也能减轻天地负担,迅速的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开始准备天地晋升。

夜风的眼中闪烁着微微的光芒,身影倏地消失在了原地。

……

…………

血猎者一族的领地中。

清新少女田园巧笑嫣然

原本正在执子与常羲下棋的圣师手中一顿,微微感应了一下后,忽然展开一个笑容。

“那家伙过来了。”

虽然圣师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常羲知道,他所说的是谁。

圣师的话音刚落,就看到夜风以虚空为阶梯,一步一步的想着他们踏下来。

“圣师,常羲。”

夜风淡淡的颔首,算是问好。

圣师原先的笑容刚绽放到一半,便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夜风身上的气息的不对劲,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夜风,你……”圣师倏地一顿,含笑道,“夜风,你还记得数月前我们说过要一起前往看看圣地的事吗?”

圣师没有任何的异样,笑容依然和熙而友好。

但是夜风却是不由失笑。

“圣师,你不用试探我。我知道,圣地那边已经布置好了阵法,若是我届时失守了,你们便联手运用其将我体内另外的……焰的灵魂封印起来,让我重新得以现世。”

夜风的笑容有些无奈,还带着一些难以掩饰的沧桑感。

圣师看的连连皱眉。

“你别说什么其他的了,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你已经融合了焰的灵魂了?难道你得到了他的记忆,怎么受了这么打的影响?!”

圣师的语气中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情绪居多,但是不可置信的意味还是被夜风听出来了。

他笑得越发无奈,只是摇了摇头,却没有说什么。

对他来说,影响最大的不是焰,而是‘夜风’。

‘夜风’的记忆,对他来说,总有一种难以言明的熟悉感,总让他感到困扰。

他总感觉自己只差一点就能够窥见真相了,可是那薄薄的迷雾却始终拨也拨不开,一直在前面笼罩着,若隐若现。

但是这些夜风没有对圣师说出口,只是随口转移了话题。

“不说这个了。此次我前来是想要问你们,可有意愿进攻血族?”

夜风此话一出口,圣师猛然把头扭了过来,一时间,狐疑的目光在夜风身上打转着。

夜风一看就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了,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

“我真的没有被焰占据了身躯,你们尽可以探查。只不过是……我需要依靠天地因果的力量来晋升了。”

听到夜风的话语,圣师忽然察觉了什么一般,猛地脱口而出。

“你居然已经升到本道境界了?!”

圣师口气中的讶异和不可置信根本无法抑制,说着,他又是摇了摇头自问自答道。

“不对!那怎么可能没有天道发布祥瑞,降下甘霖,以昭示天下?”

可是圣师也并不觉得自己的感应会出错,连连惊讶的看了夜风好几眼。

夜风不由笑得更加无奈了。

“我情况特殊,用了一些特殊的方法,不能够接受天道的祥瑞和甘霖。所以现在才需要依靠天地因果之力来为我筑基、铺路。如今,我的第一站是血族,我想要请你们帮忙。”

血族整个族群当年都被焰拿来作为借因果的因果载体,其中蕴含着海量的天地因果,若是能够收回,对于天地而言,又是一次收获。

闻言,圣师渐渐收敛了脸上过于外漏的情绪,微微沉默着,似乎是在思索。

夜风没有催促。

因为他知道,最终圣师一定会同意的,因为血族,同样是他们的心腹大患,是他们的天敌。

不过片刻,圣师便是抬起头来,平静地问着夜风。

“我想知道,如果血族的天地因果之力被收走了之后,他们会变成怎么样?”

夜风顿了顿,若有所思的看了圣师一眼,最终还是回道,“不会死亡的。只是将一切拨乱反正,将他们得到的异于常人的能力收回。从此以后,他们没有了长生,虽然依然天赋异禀,却也需要依靠自己努力。但是相对的,他们也不会因为死亡而导致灵魂消散,重归于天地,再也没有了转生的机会。”

夜风的语气浅浅淡淡的。

“我知道你的顾虑。血猎者一族和血族的命数相连,没有了血族,血猎者一族又该怎么办呢?我同样会将血猎者一族所携带的天地因果之力收回,这并不代表这世间就没有了血猎者一族,就没有了天生废脉、绝脉之人,只是你们不再拥有那一种特殊的对付血族的圣光之力,恢复了正常罢了。”

夜风想了想,又道,“并且,像是你们这一种已经凭借着自身修炼到了本道境界的强者,哪怕是收回了天地因果之力,于你们而言,也是没有差别的。你们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挣开了这一条枷锁,没有了因果之力,对你们而言不是束缚,反而会是解脱。”

夜风这么说,已经很明确了。

收回天地因果之力,虽然他们这些族群会失去一些独有的能力、特权,但是同样的,他们反而拥有了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有了更多的发展机会,这未必会是一件坏事。

圣师的目光闪烁着,最后郑重的点了点头。

“我且助你一次!”

带着这一句承诺,一直等到了半个月后。

……

…………

这一日,血族的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宴会,皇宫之中原本是一片歌舞升平。

可是忽然间,一声爆炸声响彻在宫殿上方!

所有的血族皆是又惊又慌,纷纷冲出去查看究竟是何人胆敢在此时前来捣乱!

…………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无话要说。

原本是没有的,只不过后来发现没打完……

明天看看能不能补上吧~

………………………………………………………………………………………………………………………………………

……………………………………………………………………………………………………………………………………

……………………………………………………………………………………………………………………………………

(PS:这省略号打出来的有点奇怪……)

……………………………………………………………………………………………………………………………………

……………………………………………………………………………………………………………………………………

“现在,也到了反击的时候了……血族、血猎者一族的因果……神兽、上古世纪的因果……”

夜风低低的喃喃着,将自己的目标一一罗列出来。

不管是在‘夜风’的记忆中,还是在焰的记忆中,他们都为自己留下了信息。

想要真正的使自己快速成长起来,不畏天道,洗礼自身,突破混沌境界,最快捷的方法,就是收归天地因果之力为己用,也能减轻天地负担,迅速的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开始准备天地晋升。

夜风的眼中闪烁着微微的光芒,身影倏地消失在了原地。

……

…………

血猎者一族的领地中。

原本正在执子与常羲下棋的圣师手中一顿,微微感应了一下后,忽然展开一个笑容。

“那家伙过来了。”

虽然圣师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常羲知道,他所说的是谁。

圣师的话音刚落,就看到夜风以虚空为阶梯,一步一步的想着他们踏下来。

“圣师,常羲。”

夜风淡淡的颔首,算是问好。

圣师原先的笑容刚绽放到一半,便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夜风身上的气息的不对劲,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夜风,你……”圣师倏地一顿,含笑道,“夜风,你还记得数月前我们说过要一起前往看看圣地的事吗?”

圣师没有任何的异样,笑容依然和熙而友好。

但是夜风却是不由失笑。

还没等他稍稍适应,那甬道尽头便是射出了无数箭矢,那一点箭尖寒光闪动,只让人不由心生寒意。

夜风倒也是反应迅速,他就仿佛一条柔软无骨的蛇一般,身子柔韧得紧,轻易的弯出各种各样的弧度,完成一个个高难度的动作,灵活的避开了一只又一只的箭矢。

比起他来,本就是小小一团的小呼直接把身子一蜷,用它那条蓬松的长尾巴一甩一甩的,便是支撑着它灵敏的避开了一只只箭矢。

等到这一波攻击过去,一人一兽两个倒是都有些焉哒哒的样子,只感觉体内的能量虽然依旧在,可是却偏又消耗的极快,有些入不敷出……不,应该说根本就没有入的!

不过既然已经进来了,就断然不可能往后退。

更遑论,按照小呼那小家伙的表达,这一次的可是一条大鱼!错过了绝对是让人遗憾的!

一人一兽勉强振作起精神,继续往黑暗的甬道中深入。

走了不知道多久,夜风的耳朵动了动,似乎听到了什么异样的声音,微微侧头为旁边的小呼。

“小呼,你有没有听到什么不一样的动静?”

“喵?”小呼歪了歪脑袋,似乎有些好奇,但是忽然就瞬间炸毛了,又是一阵吱吱吱的叫个不停。

——夜风一直觉得小呼这一点最是让他感觉头疼。你说明明是一只噬灵兽,会狐狸叫会猫叫,会卖萌会装可怜,不就是仗着你的灵魂强大,能够轻易模仿世间万物吗?

不过夜风这一次显然是没来得及抱怨的,因为很快他就听到了“嘶嘶嘶”的蛇吐着蛇信子的声音,霎时间就变了脸色,身子有些僵硬。

“小、小呼……我看你的爪子听锋锐的,你看你家主人我身无寸铁,总不能徒手上场吧?要不然就麻烦你当一次我的武器——啊!!!”

话音未尽,夜风就被愤怒的小呼先给来了一爪子。

这让他不由感到有些委屈,是不会在当着小呼的面说出来了,却是自己暗暗低估了两句,“什么嘛……我不就是提一个合情合理的要求吗……”

就算是能量不能外放,灵魂力量强大的小呼同样是准确的捕捉到了他看似自言自语的声音,差点就气死了。

不过大敌当前,两人到底没有再胡闹。

夜风不知在自己的腰间一摸,便是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片刀刃,眼神瞬间就变得肃杀起来,手指捏着一片薄薄的刀片,身形射出,飞射向前,攀爬在甬道中,上下左右都有的毒蛇便是在他身形闪过的时候,刷刷刷的在他身后掉了一地。

但是哪怕他的动作再快,在黑暗中感知再敏锐,也难免会有漏网之鱼出现。这个时候,就是小呼扫尾的时候。

一人一兽一前一后,竟是配合的十分默契。

这边的一人一兽热火朝天的闯洞天,外头的疯狂掠夺却是已经初步露出了端倪,气氛剑拔弩张……香蕉视频污app安卓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