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2日

嘿嘿连载黄漫

“安洁莉娜……我永远也不可忘记的名字。”

高等蚁族安,应该说是蚁人女皇降临在它身上的意志对维克多笑道:“兰德尔殿下,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叫出‘安洁莉娜’的炼金塔主,我由衷的感谢你没有遗忘这个名字。”

维克多眸光闪烁,X-3在短时间内进行了大量的信息整理和计算推演,脸上保持淡然的表情,不经意地说道:“你称我为‘殿下’,看来你对这个时代的人类王国有一些了解。”

蚁人女皇侧着脑袋,抬起左手指了指自己的额角,说道:“我回归蚁群之后,花了一些时间去整理蚁后们的记忆……殿下应该知道,蚁群的生物模版参照黄昏纪元的格罗斯虫族,它们吞噬猎物的脑浆,可以汲取猎物的信息碎片。而作为炼金塔,蚁群也有类似记忆上传的功能。”

人马丘陵爆发蚁灾期间,领主们发现蚁人吃掉人类尸体就能熟练地使用遇难者的工具和武器。蚁人女皇透露的内容符合客观事实,包括炼金人类的记忆上传功能在7号炼金塔也得到验证。

“很遗憾,在我被困的期间,蚁群和人类王国发生了一次小冲突。”蚁人女皇优雅俯首,做出歉意的姿态。

尽管蚁人女皇隐约表露出亲近人类王国的态度,维克多却不会被话术和肢体语言所打动,似笑非笑地说道:“十多年前的那场蚁灾,有几千人罹难,死伤的总人数过万,你说那是一次小冲突?”

“不然呢?”蚁人女皇摇头说道:“那场冲突源于蚁群正常的新旧更替,仅仅是老迈工蚁的集体觅食行为,如果蚁群出动的是兵蚁,殿下认为那会怎样?”

祂顿了顿,继续说道:“当然,即便是工蚁觅食,蚁群和人类国度爆发冲突也绝非我的意愿。”

蚁人女皇和维克多初次接触,首先谈及的话题居然是双方的政治立场。

这难道不应该吗?

蚁人女皇疑似古代法师安洁莉娜,炼金帝国的炼金塔主;维克多也是炼金帝国的炼金塔主,从这层关系来看,双方其实同属炼金帝国阵营。

夏日惹火红艳艳

可是,维克多默认蚁人女皇是自己的头号敌人。就凭炼金塔相互吸收,不断完善的特性,同样是炼金塔主,蚁人女皇就应该把维克多也当成死敌。

炼金塔主互为竞争对手存在一个政治前提,那就是炼金帝国已经灭亡,帝国的法律秩序完全丧失,遗存的炼金塔主就像各自为政的军阀土匪。反过来说,炼金帝国如果没有消亡,那炼金塔主仍然是帝国的一份子,当然不可以互相攻击。

炼金塔之间也是有联结的,由于7号炼金塔无法联结上级,维克多从而确认炼金帝国已经消亡。按照密修会炼金师的记录,蚁后炼金塔是密修会背着帝国私自制造的炼金塔,它的存在形式十分特殊,不能同传统的炼金塔相联结也合情合理。

换句话说,蚁人女皇这个塔主其实是个“黑户”,祂不知道炼金帝国已经消亡了?这怎么可能呢?祂如果是密修会的女法师安洁莉娜,参与建造了蚁后炼金塔,从时间线上分析,祂应该经历了帝国末期的动荡……除非是因为光辉之主!

维克多心念电转,目光深沉地问道:“亚速尔塔帝国在1500多年前的那场变故是你一手策划的,你利用了那些人类神职者?”

蚁人女皇没有正面回答维克多的问题,把目光投向狄丽和芙格瑞两位龙女仆,微笑说道:“伊索克斯的炼金试验还是成功了……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了古代龙的血脉,才创造出这些令人惊叹的新炼金单位。”

伊索克斯就是薄雾山脉炼金塔的设计者,密修会的天才炼金师,他和安洁莉娜法师属于同一个时代的人物。他们不仅有交往,还共同参与了蚁后炼金塔的设计制造。

伊索克斯认为世界法则趋于严密和完善,这将导致固有的炼金单位出现严重缺陷。比如,7号炼金塔有龙战士的生产功能,但维克多无法命令国王生产龙战士,因为现在的世界法则不允许龙战士变身成十几米长的龙兽形态。事实上,神选者时代的末期,巫师已经没有办法再调动元素海的力量,他们的施法能力被大幅削弱。炼金塔的虚空造物法则当然也受到世界本源的影响,许多古代种生物模版的炼金单位现在都不能制造。

这次神庙之战,7号炼金塔吸收了一块完整的炼金塔符文水晶,增添3种新的炼金单位。维克多都没兴趣仔细查阅相关信息。如果那些是强大的高级炼金单位,7号炼金塔肯定没法生产;如果是中、低级炼金单位,它们的性价比可能还不如炼金民兵。

世界法则的演变趋势总是从松散走向严密,从单一走向多样。假设炼金塔可以源源不断地制造不受世界法则约束的炼金单位,那其他自然生命就没有活路了,这必然导致丰富多彩的世界走向末日。

所以,固化的炼金单位模版终将被淘汰,传统的炼金师也必然走向没落。

炼金帝国有这种危机意识的炼金师不止伊索克斯一个人。帝国最高评议会内部有三种不同的声音,主张通过炼金技术革新来维持炼金师统治地位的顽固派,也就是密修会;还有主张重新研究早就被淘汰的炼金傀儡术,旨在提升元素使和法师个人实力的复古派;以及主张降神计划的造神派。

最终,造神派的转型建议得到最高评议会神灵骑士的支持。而密修会炼金师的技术革新需要的资源太多,他们压榨盘剥帝国大大小小的城邦,还觊觎精灵帝国收藏的古神之血,有可能引发两大帝国的全面战争,再加上新炼金单位具备自然生命属性,存在失控的风险。顽固派炼金师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迫于内部和外部的双重压力,顽固派的炼金师和法师组建密修会,暗中从事各种禁忌实验。

对于炼金帝国而言,一条道走到黑的密修会是个非法组织,干得都是些罪恶勾当,他们为了积累资源不仅敲诈勒索各大城邦,还偷偷摸摸地贩卖奴隶,无论人类、蛮族还是精灵都有受害者。

现在,维克多是密修会的炼金塔主,安洁莉娜也是密修会的炼金塔主。他们要么都是炼金帝国的罪犯,要么都是合法的帝国塔主,谁也不可以指责对方。

按照炼金帝国的社会体系,安洁莉娜的地位要高于维克多,她原本就是法师议会的正式成员,炼金师马克西莫承认的法师从者。而炼金塔主一般由法师的普通后代担任,有一定权势地位,比正职法师和炼金师就差远了,甚至还不如元素使和法师学徒。

不过,维克多如果以复兴炼金帝国的正统自居,安洁莉娜向他要求一个明确合法的身份也算正常。毕竟蚁后炼金塔属于炼金塔中的异类,游离在帝国军事序列之外,还攻击过维克多制造的炼金生物。

两万多年前的法师鬼魂对炼金帝国念念不忘,维克多无法理解安洁莉娜的大帝国情怀,更没有这方面的障碍,他直言道:“炼金帝国已经消亡了,法律失效,秩序崩塌,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消亡?最高评议会的降神计划获得成功,帝国怎么能算消亡?”蚁人女皇陡然提高音量,声音尖锐地说道。

阿莱克丝塔回归7号炼金塔,龙女仆狄丽和芙格瑞都没什么反应。这边,蚁人女皇的声音稍微高了一点,她们就不干了。

“混蛋,竟敢对王上咆哮!”

达芙荻丽尔用恐惧目光狠狠地盯着对面高等蚁人,这当然没有任何效果。

达芙格瑞尔凑到维克多身边,跃跃欲试地娇声说道:“王上,这只蚁人的实力很弱,它敢挑衅您,让我去宰了它吧?”

“别胡闹。”维克多推开向自己献媚的芙格瑞,对蚁人女皇说道:“你知道光辉之主,就认为炼金帝国没有灭亡。难道1500多年前的神职者没有告诉你人类国度的情况吗?”

“有想法又忠诚,还很强大,真是完美的炼金生物……我们密修会的主张才是正确的。”蚁人女皇用赞赏的眼神打量了两位龙女仆,做出评价,转而又说:“当然,造神计划也不错……我确实遇见了那些光辉之主的神职者,但告诉我人类国度现状的人不是他们,而是被他们追杀的法师学徒。”

“一个黄金元素使带领光辉之主的神职者追杀法师学徒?”蚁人女皇愤怒地说道:“我从那个法师学徒的嘴中了解到教皇伊诺克用降神的力量屠杀、迫害其他法师,我断定那是卑鄙的反叛行为。你要知道,帝国法师协会才是降神计划的主要推动者,而光辉之主的力量本应服从法师和炼金师的调遣。如果不是教皇伊诺克的背叛,凭借光辉之主的力量,人类怎么会被愚蠢的兽人赶出家园!”蚁人女皇忿忿地说道。

1500多年前,大巫师克莱尔、克莱恩姐弟领导的万神殿被光辉教会剿灭,特里戈瓦尔家族的圣骑士追踪一个偷走亚瑞特圣物的万神殿巫师来到亚速尔塔山脉。他们同亚述帝国、蚁人女皇产生了交集。

蚁人女皇从万神殿巫师的口中得知光辉教会的事情,但是那个巫师恐怕并不了解神选者时代的历史。

如果不考虑神选者巫师之间的血祭战争,安洁莉娜站在炼金帝国法师协会的立场上认定初代教皇伊诺克是卑鄙的叛徒不算错误结论。

古代炼金师和法师制造光辉之主可不是为了让神职者骑在他们的头上作威作福。光辉之主虽然是炼金帝国的终极造物,也得为炼金师和法师服务。而初代教皇伊诺克在取得胜利之际,反手就把同光辉教会媾和的神选者议会给灭了,没有留下任何缓冲的时间。彼时,人类信徒的数量较少,光辉之主的力量也薄弱,又没有巫师的协助,伊诺克虽然唤醒了光辉之主,但还是为人类国度的发展埋下了祸根。

之后,面对兽人集团的进攻,人类军队居然节节败退,城邦沦陷,人口锐减,丢失最富饶的北部荒野,退到兽人不感兴趣的贫瘠南方,直到现在才算缓过来。

光辉教会手里握着炼金帝国的终极造物,居然专门迫害巫师阶层,还打不过蠢笨的兽人。在安洁莉娜法师看来,这简直是不能接受的耻辱,初代教皇伊诺克和光辉教会的神职者就是帝国的叛徒。

维克多思考了一秒,摇头说道:“我不了解炼金帝国的历史,可我认为最高评议会决定启动降神计划的一个重要条件是帝国的人口众多。信徒的数量越多,光辉之主的力量越强,如果信徒的数量只有帝国人口的十分之一,凭光辉之主的力量能对抗兽人军团吗?最高评议会还会考虑降神计划吗?”

“帝国人口的十分之一?”蚁人女皇的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

“也许更少。”维克多点点头,继续说道:“伊诺克唤醒光辉之主的时候,人类国度的巫师城邦爆发了血祭战争,两大巫师阵营万神殿和法师议会互相攻伐,屠城血祭时有发生,人口规模缩小了十倍不止。”

蚁人女皇追问道:“血祭战争……什么时候的事情?”

维克多嘴角微微翘起,说道:“你不了解人类国度的历史,我不了解炼金帝国的历史,我们可以互换信息。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也回答你一个问题。”

蚁人女皇也笑了笑,说道:“我拒绝,因为你也是帝国的叛逆。”

直接被安洁莉娜打上了炼金帝国叛逆的标签,维克多好笑地说道:“我是叛逆?你恐怕还没接受炼金帝国已经灭亡的事实。”

“帝国灭亡?那你是什么?我是什么?光辉之主又是什么?”蚁人女皇冷冷地看着维克多,一步步地走到他的面前,说道:“你是来杀我的,帝国明令禁止炼金塔主自相残杀,你要杀我,就是帝国叛逆。既然你想要杀我,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我就在你面前,来啊,你杀我啊!”

一个全身银白甲壳,长着四条腿的蚁人雌性挺着胸膛往维克多身上撞,一副寻死觅活的样子,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情吗?

兰德尔殿下从来没遇见过对他撒泼的“女人”,幸好龙女仆芙格瑞上去就是一拳把高等蚁人雌性打得跪在地上。

蚁人女皇重新站起来,尖声大笑,“哈哈,你杀不死我的。等我派遣蚁族军团前往人类国度平叛,一样能了解到帝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何必要听你的谎言?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叛徒!”

维克多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怒道:“炼金生物能够识别同类,我的炼金生物无法识别蚁人,你凭什么说我是帝国的叛徒?何况,蚁人先攻击了我,就算这里有帝国叛逆,那也是你!”

“我没想杀你,可你确实想杀我。”蚁人女皇淡淡地说道。

维克多冷笑两声,讥讽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蚁人女皇反问道:“你掌握太阳精灵的力量,我几乎不可能杀掉你,我为什么还要做没用的事情?你也杀不死我,可是你的炼金塔能吸收低级护卫蚁的魂火,而我却无法吸收你的炼金单位魂火……你为什么要把炼金塔的造物水晶带在身上?还不是为了通过杀死我的低级护卫蚁,谋取我的蚁群魂火,壮大你的炼金塔,并消灭我?”

“你身为炼金帝国的塔主,不想着复兴炼金帝国,只追求私人利益,你和那个卑鄙的伊诺克有什么区别?你们都是帝国的叛逆!”

一直以来,维克多总是以受害者自居,把蚁人女皇视为死敌。他这次远征无尽森林,随身携带7号炼金塔,确实是仗着自身的强大力量,打算用炼金塔吸收蚁人魂火的特性,慢慢磨灭蚁后炼金塔。

蚁人女皇揭穿了他的阴暗心思,维克多由受害者变成加害者,他倒是没什么可愧疚的,就是无言以对。

维克多默然片刻,执起裂魂刺鞭,淡淡说道:“抱歉女士,恶魔的第三次入侵即将开始,我需要炼金塔的力量。”

蚁人女皇微笑着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强大的炼金塔主,我可以向您投降吗?”